網上版請按此

締造綠色智慧香港

 

每個家長也希望子女聰明伶俐,但你又可聽過「聰明葉」呢?

 

我在元朗長大,小時四週環境長有不少老樹,其中一棵是小學旁的洋紫荊樹。話說我小時候讀書成績還算不錯,其中以自然科學最突出,可是聖經科成績就強差人意,因為那科著重背誦,令我提不起勁。不過,聰明葉改變了我。

 

「聰明葉」的奇妙效果

 

小四那一年,聖經科老師告訴我們,洋紫荊的樹葉又叫「聰明葉」,只要把樹葉作書籤夾在書中,再把書放在枕頭下,人就會變得聰明,更會取得好成績。而學校旁的洋紫荊樹堪稱全區最大最茂盛,地上也總是遍佈樹葉。於是我和同學走到樹下精挑細選了幾片落葉,從此以後,我也養成以洋紫荊葉作書籤的習慣。

 

說也奇怪,我往後的聖經科成績果然有所長進,我不知道這跟洋紫荊葉書籤有沒有直接關係,但仔細想想,考試測驗除了講求知識運用,其實心理質素也非常重要,而那些樹葉令我心境寧靜,我又相信它們會帶來好運氣,令我信心大增,因此考試時可以沉著應戰。

 

所以,人們常以英雄樹比喻剛強堅毅,我卻會聯想到洋紫荊。

 

香港人均市區綠化面積少

 

以前,人和大自然總有這樣那樣的連繋,但隨著城市化的發展,看到樹木的機會日漸減少——雖然香港四成土地是郊野公園,但根據中文大學早前的研究,我們的人均市區綠化面積其實僅為二平方米,遠遠不如新加坡的十平方米,以及東京的七平方米。

而樹木為我們遮蔭降溫——不少硏究也顯示,建築物密度高的地方,綠化的降溫效果最突出,溫度可減少達二三度。不過,在香港市區人煙稠密,樹木也只能瑟縮一旁,根基難以紮實,颱風之後不免滿目瘡痍。去年申訴專員公布調查報告,對政府的樹木管理提出不少評論,其中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人才培育,由專業團隊以至大眾市民也應加強教育。

 

外地人才培訓經驗

 

新加坡和日本早已建立樹木管理的人才培訓體系。新加坡於2007年成立了培訓機構,為園境從業員提供園藝及樹藝專業訓練;同時園境業每個工種都制訂了行業標準,並為每個技能水平設定技能晉升階梯;日本更早於2000年代初,已根據國際樹藝標準為樹木工人及樹藝師制訂地方標準及資歷制度,並在不同層面提供培訓課程。

 

申訴專員也提到有需要為樹木管理立法,包括就栽種、修剪及移除樹木訂立標準。新加坡早於1975年通過了《公園及樹木法令》(Parks and Trees Act) ,東京都政府也在2006年制訂《東京綠化計劃書》(Green Tokyo Plan),為樹木的管理策略奠定法律基礎,並清楚界定各方責任,確保政府和私人用地上的樹木均得到妥善的管理。

 

科技方便樹木管理

 

新科技也大派用場,例如新加坡於兩年前推出的手機程式,透過地理資訊系統(GIS),前線人員在巡查時就可方便地提取資訊和實時更新資科;而3D及數學模型用作估量強風下樹木所受的衝擊,並評估哪些枝幹需要修剪以緩減天災可能的破壞。

 

內地近年也開始運用新科技進行樹木尤其古樹管理工作。今年淅江省林業廳便引進了一套古樹名木資訊管理系統,為每一棵古樹名木配備一個「電子戶口」,可在電腦上點擊某一個鄉鎮,該區域內的古樹名木在地圖上就會以樹形小圖呈現,之後可再進去看到每株樹所在的經緯度、樹種、樹齡、種植土壤類型、養護單位、生長狀態等細節,並配有照片。而且從市、縣一直到鎮、村,令農林部門人員和基層護林員能根據這電子地圖準確找到所護養的樹木,方便對古樹保護和管理。

 

鼓勵重建和大自然的連繫

 

在香港,環護教育基金會剛於九月底推出的「樹e護計劃」,招募了不少中小學生作樹木保育大使。這個網上互動平台充分運用新科技,再透過生態導賞團、講座、分享會等鼓勵年輕人考察樹木,增加對植物的認識,重新建立和大自然的連繫。

同時,我希望政府能在城市發展、環境保護和優質生活之間取得平衡之餘,同時仿效近鄰的成功經驗,積極而有系統地培育人才,輔以資訊科技,為我們締造一個綠色的智慧城市。

 

 

 

鄧淑明博士
香港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榮譽教授、環護教育基金會創辦人及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