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版請按此 

極地動物與初創的生存之道

 

你知道嗎?真正的企鵝(penguin)其實住在北半球,並且早已絶種;南極因為降雨量極少,因此歸類為極度乾燥的沙漠地帶;愛斯基摩人(Eskimo)意即茹毛飲血的人,有種族歧視成分,應該避免使用⋯⋯

 

黃莉娜在即將出版的新書中,不乏這些有趣的見聞。她的得獎攝影作品「綠茶卷蛋極光」固然出眾,殊不知她的資料搜集和文字功力也同樣出色。

 

在書中, 莉娜描寫三種極地動物:皇帝企鵝、北極熊和豎琴海豹如何在全球暖化下掙扎求存。

 

中小企足可撑經濟

 

早前在新聞上看到那隻迷途的北極熊,印象尤深,本來應該有三米高的北極霸王,落得骨瘦如柴。

 

極地動物的苦況,令我想起20多年前的創業情境。那時初創缺乏政策支援,很多企業對於電子化、地理資訊系統(GlS)也一無所知或缺乏興趣,而我像單打獨鬥的北極熊般,不斷踫釘也求助無門。

 

面對逆境,我選擇緩慢前進,伺機而行,幸運地可以生存到今天。雖然我不時歌頌「獨角獸」(unicorn,即估值達10億美元的初創),但其實支撐起整個經濟的,往往是眾多鮮為人知的中小企業。

 

宜推政策扶助初創

 

回心一想,初創和極地動物一樣,要在嚴峻的環境生存,政策的扶持非常重要。令人欣慰的是,磷蝦這種企鵝和許多極地動物的主要食糧,相關的捕撈產業去年中達成協議,停止磷蝦的拖網捕撈。

 

我希望極地生物會因此如近年的本地初創般,在扶持下逐漸茁壯起來。

 

 

 

鄧淑明博士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及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客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