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版請按此

SkyPost 11Oct2018

 

 

創科政策 要更進取

 

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前景,很大程度視乎今天我們有多重視創新及科技。新一份《施政報告》在創科方向的着墨及所投放的資源,總算比去年更多,而在創科領域個別範疇上,若可以更進一步,做得更多兼更透徹,才可更快捷而有效地啟動「創科」這個經濟引擎。

 

雖然行政長官刻意回應土地房屋的難題,但多元經濟發展才可讓政府有更充裕的財務資源,解決包括土地房屋在內的複雜問題。香港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榮譽教授鄧淑明雖也歡迎政府在創科上增撥資源,但仍認為做得不足——最少在幾方面可以做得更好,她的真知灼見,的確值得社會一再深思。

 

一、研究基金仍未足夠。今時政府在創科共投放約280億元,比上一份《施政報告》的預算減少,實在略嫌不足。其中向研究資助局「研究基金」注資200億元似乎很多,其實只是香港2.66萬億元的GDP不足1%(約0.75%),政府曾承諾投放GDP的1.5%,約450億元做科研,未知何時可兌現。

 

二、吸引及留住人才力度不足。一個國家及地區創科研究及產業的發展,都視乎人才的質與量,而環球創科的競爭,根本就是「搶人才」的競賽,成功者便可捷足先登,搶佔創科的先機。因此,環球人才,尤其是創科專才,一直十分緊張,但香港吸引或留住相關「博士後」人才的條件及誘因均不足夠,也不太吸引,而且名額和資源都有上限,例如今年5月推出的「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反應就不算太熱烈,這或與資源單一向大學傾斜有關。至於商業機構的研究補貼亦相對有限,優惠政策又不足,香港要成為國際創科中心,吸引大學以外的科研人才,同樣重要。今時政府必須有一個「創科香港」的願景,而不應只滿足於「有一個方向」。

 

三、數據未全面開放。社會一直有聲音指政府開放數據做得不夠。有人說「得數據,得天下」,智慧城市發展,數據是關鍵。今時基本如空間數據共享平台的發展也不理想,連發展「時間表」也付諸闕如,智慧城市怎樣做到?政府聲稱要成為「智慧政府」,若投放大量資源,數據只開放予個別機構研究,或局部應用,且僅停留在試驗階段,在有限的社區應用,那何年何月才可落地?與其讓技術停留在「實驗室」,不如就與其他人合作、廣泛進行Live Lab(實地測試),才可更快取得成果。

 

四、促進「再工業化」方向正確。今時政府撥共40億元,建智能生產綫及生產設施,正彌補過去本地創科產業「上游(研究)突出,下游(生產)不接」的失衡,為本地經濟及就業帶來更多機會,則值得支持。

 

《施政》點評二之一。

撰文: 石老師工作室 敢批評,提意見;求共融,齊築福。
欄名: 為理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