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剛剛開始,或許大家已準備起行出外休息一會。雖然本人經常出外,但每年總有一兩次外遊的經歷令我印象深刻。就讓我在這裏分享較早前到訪黑龍江省及俄羅斯海參崴的經驗。那次是隨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率領的經貿代表團考察中國東北和俄羅斯,藉以開拓商機和加深了解中俄貿易,以期香港與中俄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

我在多年前到過黑龍江,那時是因為到當地教書而有機會探訪這個天然資源豐富的省份。事隔多年,黑龍江省已成為對俄合作和中國東北戰略發展的重要一員,吸引了不少外資企業前來發展。很興幸今次能夠在「黑龍江-香港經貿合作高層論壇」與省領導們會面,我們香港代表?亦能藉此機會與當地企業家們交流經驗,互相研究合作的機遇。當天我和同行的SAM SWIRE談起當年我在香港大學時是得到Sir John Swire獎學金的支持。原來這位獎學金的贊助人正是SAM的uncle,我們真是有點緣份。我們亦參觀過當地幾家企業龍頭,例如中航工業和永富容器集團等。黑龍江省的營商環境和優惠政策的確十分有利對外合作。香港在國際金融事務上的經驗,在融資和外匯結算方面,我看到跟省內各大型企業也有很多合作機會。

另外,國內對俄貿易之緊密關係,盡顯在綏芬河市。我站在綏芬河鐵路口岸,遠眺便可望見俄羅斯。國內的濱綏鐵路與俄國的遠東鐵路接軌,每天雙向貨運量達致數百萬頓。我們跟曾司長實地視察當地一些重點企業,包括綏芬河數碼港、綏芬河綜合保稅區、鐵路口岸和民貿市場。黑龍江省政府為打造綏芬河成為區域性物流中心,全力發展數字綏芬河,設立綏芬河數碼港為口岸各聯檢及貿易機構提供“一站式”電子商務服務台。黑龍江的旅程完結後,我們好不容易地乘坐過境專用的大客車經綏芬河旅檢口岸過境前往俄羅斯。

至於海參崴,給我的感覺跟莫斯科截然不同。這不是一座繁華都市,但她華麗的海港和背後的歷史卻令我對她印象深刻。海參崴,是俄羅斯在遠東區的不凍港,在過去三十年,它幾乎是個與外隔絕的城市,外界僅知道海參崴是俄羅斯太平洋鑑隊的基地,相當神秘的地方。進入九十年代後,才逐漸走上開放之路。近年來,香港也加緊托展俄羅斯遠東市場的經貿聯繫。今次,我們與當地政府要員會面,包括濱海邊疆區行政長官和海參崴市市長,了解當地的經濟發展之餘,亦介紹香港的營商機遇,以及以香港進軍內地市場或與內地合作營商的優勢。

我們順道了解這個遠東地區的工業中心的特色。海參崴的軍港碼頭,現在已成為觀光景點,例如當年的軍事地標、列寧廣場、火車站、西伯利亞大鐵路紀念碑、船站、砲台、軍港、遠東太平洋艦隊司令部、水族館等,亦已成為市內景觀。2012年海參崴將成為APEC SUMMIT的主辦地點。屆時將吸引亞太區經濟專家雲集,商討經貿合作機遇和吸引外來投資的策略,預料屆時的建設項目、基建投資及旅遊事業,將為當地經濟帶來高峰。

在這次考察中,我們特別採用了陸路跨越中俄邊境。雖然車程總共需要十多個小時,但能夠考察沿途的發展,親身接觸邊境區域的人和事,聽取他們講述怎樣抓緊經濟復蘇的勢頭,和中俄邊境貿易越加頻繁的機遇,實在比起書信往來,來得更加實在,更加有說服力。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次的考察經驗,主動的接觸交流,遠比文字影像更加能夠讓人擴闊眼界。希大家在計劃這個暑期旅程的同時,亦能趁著這個機會豐富人生經驗,實踐「立足香港,放眼世界」。